猫虫

王与怪物

搬一下旧脑洞……

刚知道曼努赫切尔王跟阿拉什的关联性时的脑洞。被打脸的可能性极高。


短小

OOC(大概

烂尾


我只是想写正太!



王城中出现了流言。

有着能够看透人心的双眼的怪物出现了。

人类是无法承受自己的一切都被看透的,因而人们逃跑似的搬离怪物所栖息的街区,把那里视为禁地。流言越传越广,越来越夸张,当到达王的耳边时,人们已经开始献上为了不让怪物离开禁地的祭品。曾有人进入禁地想要杀死怪物或是揭开怪物的真面目,然而他们最终全都落荒而逃,即使有人声称见到了怪物的真面目也因为反差过于巨大而不被人们所相信。

王当然不能允许自己的土地上流传让人不安的谣言,他决定亲自前往禁地调查。

大臣们惶恐的对王进言,请求他不要前去。流言说能够看透一切的怪物有着刀枪不入的身体与无人能及的敏捷,即使是王也有被杀死的可能。然而王依旧决定前往。流言不可轻视但也不可尽信,无论如何他相信自己的土地上不会无故出现流言中那般可怖的怪物。

于是王便进入了禁地。

禁地也只是王城中一块普通的街区,虽然因被人抛弃而变得荒芜,但人们在此生活的痕迹随处可见。在向着禁地的中心前进时,王一直感到观察着自己的视线。那视线有着奇异的穿透力,但王并不感到恐惧,毕竟若连被人注视的气度也没有的话,他一开始就不可能成为王。


王到达了禁地的中心,那是一间没有任何特色的民居。但和周围相比,那间房子明确的透露出有人在生活的迹象。

王毫无踌躇的推开房门,与传言中的怪物四目相对。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漆黑的双瞳通透如夜空,明亮如星辰,深邃如远海。那对眼瞳看见表象也看见真实,映出现在也映出未来。

眼瞳的主人看着王,而王也看着他。传言中狞猛恐怖的怪物并不存在,立于王眼前的仅仅是一个尚且稚嫩的孩童。微仰着头的孩子开口问道:“您就是王吗?”

“是的,我就是波斯的王。”

“王为何来到这里?”

“因为传言中这里出现了怪物。”

“那么,您已经见到那怪物了。”

“不,我不认为那是怪物。”

孩子沉默了一小会,拿起放在手边的短刀,对着自己的手臂挥下。王感到惊讶——短刀从孩子纤细的手臂上滑开,那幼小的肢体上没有丝毫伤痕。孩子平静的抬头,再次开口:“您现在还觉得我不是怪物吗?”

王陷入短暂的沉默,随后回答:“不,我并不认为我看见的是怪物。”

孩子皱起小小的眉头,咬住嘴唇。他能清楚地看见王的内心毫无恐惧。从他开始显露神所赐予的这双眼睛时起,他还从未见过像王一般不对他感到丝毫恐惧的人,这莫名的令他害怕。

王在这时走进房间,半蹲在他面前,让自己的视线与他平齐。孩子慌乱的转开头,但王开口问道:“我可以碰你吗?”

他胡乱点头,然后感觉到一双大手握住了自己放在膝头的双手。王提出了第二个问题:“你愿意跟我走吗?”

孩子感到惊讶。他直直的看着王,但没有看到丝毫恶意。王心中所想的与他自己述说的一样,他不认为孩子是怪物,也不认为孩子必须像现在这样远离人群。于是孩子迟疑的再次点头,他感到这个不害怕自己的人,这个国家的王,将会指引自己去往前所未见的,远好于现在的未来。


王从禁地带回了一个孩子。他宣布禁地的怪物并不存在,而孩子则是被急于逃离的人们所丢弃的牺牲者。孩子被留在皇宫,接受王的教育并为王效力。禁地不再是禁地,恢复了往昔的活力。而传言与传言中的怪物,也自然的消散在新的传言之中。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