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虫

旧日之梦

丢一丢旧的脑洞好了……虽然已经被官方给打脸了


大家好这里是极短一发完脑洞侠(

部分设定参考微博群里大家的脑洞

http://weibo.com/2801776695/CCLVzeIsj

OOC,OOC,OOC,重要的事说三遍。


做了一个梦。

是怎样的梦呢。

是很久很久,久得自己都想不起来的时间里从未做过的一个梦。关于更久之前的,还活着的自己的梦。

在梦里,回到了很小的时候。还没到上战场的年龄的时候。

父亲不在梦里,他去了战场。兄长们也不在梦里,他们也去了战场。家里只有自己和母亲。

姐妹们和弟弟们在哪里呢。

想不起来。至少,在梦里并没有他们的身影。

在梦里,非常难得的向母亲撒娇了。说着,想要吃鹰嘴豆泥。

那时母亲露出了什么样的表情呢。

想不起来。似乎,既没有露出笑容,也没有哭泣。既不是愉快,也不是无奈。

但是自己好像一直笑着。像是母亲已经答应了这个有些任性的要求一样。

那时母亲有没有答应自己的要求呢。

想不起来。但是,似乎也没有机会想起来了。

因为从梦里醒来了。


阿拉什睁开眼时,罗宾露出松了口气的表情:“你没事吧?”

刚被弄醒的英灵似乎一时半会还搞不清状况:“没事啊?怎么了?”

罗宾则恢复到有点担心的样子:“你恢复之后一直没醒过来,本来想着让你就这样睡一会,结果你突然开始哭了,我就把你叫醒了。”然后又变成一副若有所思的脸,“……做梦了吗?”

这时阿拉什已经差不多想起之前发生了什么:自己在战斗中使用了宝具。大概是罗宾在自己恢复了人形之后把自己搬回房间的吧。他有点心不在焉的边想着要跟罗宾道谢,边回答:“也没什么,只是梦到了小时候……”

然后他愣住了。

自己有多久没做过关于小时候——关于活着的时候的梦了?

“啊……”

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满脸都是泪水了。罗宾蹲在面前,喊着自己的名字,问着“怎么了”。

像是有什么齿轮突然合上了一样。像是有什么已经坏掉了太久,连自己都不记得它存在的零件突然恢复了工作一样。像是从看不到尽头的浓雾中走出来一样。像是从深深的海底浮上了水面一样。

自己坐着的床很柔软,床单摸起来很舒服。滑过脸颊的泪水感觉凉凉的,流进嘴角时能尝到微微的咸味。空气里有空气清新剂的柠檬味,是让人感到愉快的味道。房间里很安静,但英灵的听力能够捕捉到隔壁的两个人——应该是士郎和Lancer的库丘林——拌嘴的声音。

还有面前,带着又担忧又有点期待的表情看着自己的,爱着自己也被自己所深爱的英灵。

阿拉什伸出手,拉住罗宾的衣襟,埋进他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后日谈

1.罗宾当时整个人都懵逼了。不过好在阿拉什在他被隔壁冲过来的Archer揍趴之前情绪稍微稳定了点,能够做出解释了。

2.事后罗宾在大约一个月的时间里都得瑟的飞起。


评论

热度(7)